当前位置:首页 > 政法要闻_zy >> 

省检察院副检察长李若昆做客云南网 畅谈发挥检察职能维护司法公正

2015年01月07日      来源:云南长安网


  检察机关是国家法律监督机关,云南省检察机关如何把握自身的角色定位,履行职责、发挥作用,为法治云南作出贡献呢?

12月5日,云南省人民检察院党组成员、副检察长李若昆,云南大学法学院副院长高巍做客“法治中国·云南实践”节目,就公益诉讼、反贪反腐、司法改革等话题,与网友在线交流。

 

依法治国是人民群众最大的福利

十八届四中全会的公报中,有许多让人眼前一亮的新提法。有的是第一次明确提出,有的表述则有了更深刻的涵义。

 

从“法律体系”到“法治体系”,一字之差,彰显的却是理念的跨越。

李若昆表示,十八届四中全会通过的《决定》,我觉得是第一次以中央最高文件的形式,以及第一次以中央决策的最高的形式做了这个《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并且对于总的任务、总的目标,总的原则都做出了明确的规定。

 

“这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第一,这是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和执政水平,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实现中华人民伟大复兴的现实要求。第二,党一贯主张依法治国,这也是必然的结果。第三,是解决当前法治建设当中存在的突出问题的现实的需要。”李若昆说。

 

在高巍看来,依法治国是人民群众最大的福利。“我们国家gdp已经到了世界最前列,人均gdp也接近中等水平,这个时候发展实际说就应该让位于利益的协调。利益协调的最好方式就是法治建设,用法律的方式来固定解决利益分配机制,使国家和社会能够更加稳定,更加健康的继续发展。”

 

 

从源头防止冤假错案

全会提出,要健全依法决策机制,把公众参与、专家论证、风险评估、合法性审查、集体讨论决定确定为重大行政决策法定程序,建立行政机关内部重大决策合法性审查机制,建立重大决策终身责任追究制度及责任倒查机制。这种责任追究制使得领导再也不敢随便一拍脑袋就做决定。检察机关拥有批捕权,那检察机关又如何保证公正行使批捕权,确保不错捕一个好人,不漏捕一个坏人,避免冤假错案的发生?

 

“公正是法治的生命线。”李若昆认为,司法公正对社会的公正具有重要的引领作用,司法不公对社会不公具有致命的破坏作用。在依法治国当中检察权不当使用就会造成对公民的侵害。

 

李若昆指出,在检察权的行使,就是建立两个制度,一个制度是领导干部不得干预,建立了干预司法活动,插手集体案件的记录、通报和责任追查制度。同时,司法机关也要抵制,不允许听到某个领导对于司法的意见,特别是对案件的处理插手我们也要坚持独立行使检察权。第二,作为检察机关是要推进司法体制改革,好多冤假错案的发生与我们整个机制、体制是有关系的。

 

“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主要的司法体制改革目的就是要弃司法机关的地方化,不断完善检察工作规律的运行体制和管理体制,要确保检察权的独立行使。”

“比如现在建立了案件责任的终身负责制,你这个检察官就要对这个案件质量,你办案件要终身负责,如果发生冤假错案要追究责任。”

“立罪从无,以及非法证据的排除。这样加强一个防范网,能够努力的确保冤假错案的不至于再发生。” 李若昆提出。

 

完善检察官准入制度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 中,对法律服务队伍建设、完善法律职业准入制度和保障体系建设提出了具体要求。

 

李若昆表示,根据《决定》的要求,我们要完善检察官的准入制度,第一是要严格法官检察官的任职条件。在最近我们正在草拟相关规定,检察官不仅要有政治素质、业务能力,特别是他的办案经历必须是要丰富的,他对社会的知识,自然科学的知识,方方面面都要具备。第二,建立检察官的遴选制度,今后的检察官在省一级要设立遴选委员会,所有检察官的遴选又遴选委员会来把关业务条件。另外一个,规范检察官的选任程序,逐步建立逐级遴选。也就是今后的检察官,你要进入检察官系列,首先要到基层去,从一个检察官助理逐步到检察官。下一步省的和市的检察官是要从基层来遴选,逐级遴选。第四,要扩大检察官选人的渠道,建立从优秀律师和法学工作者,法学学者里面选任到我们的法律专业和检察官来。

 

“但是云南这个地方又很特殊,是一个边疆少数民族地方,所以如何保证我们民族地区的检察官的队伍,特别是少数民族的检察官队伍,这一点我们将认真研究。”

 

李若昆介绍说,最近几年,云南省人民检察院和省委政法委、省委组织部都在进行定向招录,经过学院的培训,定期定向分到检察院,这样保障少数民族的检察官能够占有一定数量。

 

而在高巍看来,遴选制度是一个好消息,法学专业的学生就是要实践。

 

“因为以前是公务员考试优先,既是通过司法考试你具备了司法能力,如果没有通过公务员考试也不能成为法官检察官,这个便捷机制实际上可能是要对公务员考试优先这样一个机制进行调整,法律能力突出,法律专业素养很高的可能就不再以公务员考试作为必须要经历的一个进入法检的通道,从这个角度来讲对我们的学生,加强法学专业的学习,提升法律实践能力,将来更有利与从事法律工作。”

 

“去地方化”、“去行政化”保司法公正

实际上,司法地方化,是造成司法行政化、影响司法公正最主要的因素之一。提升司法的独立性,首先必须使司法去地方化。

 

李若昆认为,现在要设立跨行政区域的法院和检察院,就是去地方化、行政化的一个有效措施。

 

“因为我们的司法管辖,一个是区域管辖,第二是案件管辖。这个决定中探索建立跨行政区域的检察院和法院,这样构建一个两个争议,特殊案件就拿上去审理,通过提及检查保证我们检察权的独立行使。也是去地方化、行政化的问题。”

 

高巍表示,这种制度设置肯定目的就是为了解决行政化和地方化,因为利益,改革是一个逐渐推进的过程,在改革当中地方利益、部门利益可能是盘根错节,设立这种司法机关或者是机构有利于解决这种地方性的问题。

 

那么,跨行政区域的检察院和本省的检察院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

 

李若昆认为,如果是跨县,县与县之间可能就是一个县级的,仍然是一个县级的检察院,县级的法院,就像巡回法庭,派的最高法院派的巡回法庭就是代表最高法院。

 

探索建立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制度

生活中,人们对于检察机关对刑事犯罪提起公诉,犯罪行为对国家或集体财产造成损失,检察机关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较为熟悉。检察机关代表着国家和公共的利益,《决定》提出探索建立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制度,一句表述却引发了公众的广泛关注。

 

公益诉讼制度的探索将随着一个什么样的脉络来进行?有没有可以借鉴的经验?

 

李若昆介绍说,公益诉讼,从外延上讲,公益诉讼包括民事公益诉讼和行政公益诉讼。在我国, 2013年以前,我国的法律对公益诉讼并未作具体规定,只是司法机关在司法实践中作一些探索。实际生活中,严重侵害公共利益,造成生态环境严重污染和资源损害的行为时有发生,但责任单位或者个人却常常没有得到应有的法律追责。公益诉讼在实践中的探索,面临一些困难,甚至步履维艰,已经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

 

“之所以长期以来存在这种状况, 主要是由于对公益诉讼原告范围规定模糊、受案范围过窄、原告能力不足、取证举证艰难等原因。”

 

“要建立法治政府就必须禁止滥作为,不作为。如果有行政机关的乱作为,作为检察机关就有监督的权力,就要提起行政公益诉讼。” 李若昆指出,“所以在这一块上,实际上我觉得十八届四中全会对这一块的规定主要是检察机关如何对行政机关的行政行为进行监督。往往这一块检察机关过去在这方面的监督是不多的,最多就是民事行政案件的抗诉,发生诉讼了,法院判了以后比如说行政机关胜诉了,我们对方败诉了,这样对方可能来检察机关申诉,我们就可以审查认为法院的不公正判决我就可以抗诉。第二,对规范行政机关的行政行为也是有效的。”

 

高巍表示,“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公益诉讼,其实是非常好的一件事情,前些年我们曾经发生过民事诉讼,一个河流被污染,有的鱼就灭绝或者是大规模的死亡,在国外他可以代表鱼来诉讼,如果说我们现在没有这样的机制,这就意味着我们现在明确受到损害的群体才能提起诉讼,公益诉讼整个是公共利益受到诉讼,实际上每个人都不能离开社会公共利益存在。”

 

十八大以来我国形成了反腐败的高压态势,到目前为止,已经有56个大“老虎”落马,与云南有关的就有白恩培、沈培平。这些官员的落马让百姓拍手称快。

 

反腐败仍然在路上。那么,云南检察机关今后在反腐反贪方面将会有哪些重大举措?

 

“目前反腐败斗争形势很严峻,我们仍然要树立信心,坚决铲除腐败土壤。”李若昆表示,反腐反贪必须要严厉从重从严,一如既往的保持反腐败的定律。作为检察机关来说一是要以零容忍的态度,重拳出击,有案必查,有腐必惩,始终保持一个反腐败的高压态势。第二个方面,要严肃查办发生在群众身边的危害群众利益的犯罪。第三,要进一步加大行贿犯罪的力度。第四,认真分析办案重点行业,重点领域职务犯罪一个特点、一个规律,要给党委、政府提出对策,通过这么一个办案能够加大警示教育基地建设,能够既打击又防范。推动全省的反腐败斗争深入开展。

 

高巍:构建反腐的模式是要以法治和理性为多角度全范围构建不敢腐不想腐的理性态度,让职务犯罪定罪没有死角。第二,加强制度建设,让你没有侥幸心理,增加违法犯罪成本,同时从制度建设截住犯罪的可能性,这就是一种理性的制度反腐。

 

网络反腐也要“依法反腐”

四中全会旨在加强国家法治建设,推进依法治国进程。而更多的分析指出,此次备受关注的“依法治国”的提出标志中国政府将加速展开新一轮更深入的反腐倡廉工作。

 

十八大后,中国网民通过网络举报,揭露官员贪腐的频率加快,一批批官员落马或被调查,引起网民对反腐的新期待。

 

李若昆表示,网络反腐是一个非常好的形式,因为通过网络反腐一批案件得以查处,通过群众的监督、网民的监督纠出了一批腐败案件。

 

“因为通过网络参政议政,监督政府及其工作人员的行为,特别是有的通过微博微信揭露腐败,这样的话通过网络的暴光纪检检察介入,查实处理,这可以说也是反腐的利器,很好的一个形式。”

 

李若昆指出,在公民履行权利中也按照宪法的规定,不得捏造和歪曲事实诬告。作为检察院,2003年最高检察院就设立了最高检察院的举报平台,现在全国有一千多个检察院都有网络的举报平台,也欢迎广大的网民举报,只要是实实在在的,检察院一定会严肃查处。

 

“网络是信息化时代的一个重要载体,这是一个大势所趋,网络的发展是反腐的一种方式”高巍表示,网络反腐关注度很高,实际上是一种反腐的有效方式,或者是反腐的利器。但是同时也要看到网络的特点,审查机制不健全,网民言论自由即使是宪法法律赋予的权利,但是也要承担反腐该承担的法律责任。

 

依法治国开启依法治省新篇章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开启了依法治国新篇章,吹响了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进军号。

 

作为法治建设的一支重要力量,全会对检察机关提出的要求不少,全会公报中直接出现的“检察”一词就有六处。全面推进依法治国,检察机关使命神圣、责任重大。

 

李若昆表示,第一,要完善监督的范围、条件、程序。第二、要加大监督的力度。第三、作为检察机关要监督受到要监督自己,建立完善的内部、外部的监督体系。第三,加大检务公开,以机制倒逼。(肖凤珍 王翠云 

责任编辑: 符晓】

技术支持:云南建功星科技有限公司
滇公网安备 53030202000289号
滇ICP备12005896号-1